当赞誉诗变成抗议颂歌:走上街头的香港基督徒

抗议者在香港立法会外唱赞誉诗。
抗议者在香港立法会外唱赞誉诗。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一本圣经、一把吉他和一幅耶稣在水上行走的画像,安德莉亚·黄(Andrea Wong)带着这些,坐在香港政府总部前,发出嘘声。现年18岁的安德莉亚平常从不关怀政治。但最近几周,反对与中国大陆树立更亲密关系的大范围抗议席卷香港之际,她问起本人,一个好的基督徒会怎样做。“我很肯定,耶稣不会待在家里享用空调,”安德莉亚·黄说。“祂会进来协助众人以及游行。”在本月掀起的香港史上范围最大的抗议活动中,基督徒不断是显眼的一局部——在示威地点协助分发食物、提供住处,并对警方遣散他们的举措予以谴责。许多抗议者,包括不信教的人,都承受了基督教的教义和福音,谴责允许将立功嫌疑人引渡至中国大陆的提案。

抗议者会说“爱人如己”,赢下一场“善恶”之战。青年团契围成一圈祷告,祈愿战争与警察的救赎。名为《唱哈利路亚赞誉主》(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赞誉诗回荡在天桥与暂时搭建的营地之间,已成为抗议活动的一曲非正式颂歌。

在香港这片中国的半自治领地上,基督徒不断在政治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包括宗教自在、民主制度和人权等议题。虽然在这个城市的750万人口中,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仅占九分之一,但在抗议活动中,基督教不断在提供感化与安抚,有着惊人的影响力。“我们置信秉持公义,”参与了抗议的牧师大卫·张(David Cheung)说。“信仰给我们以勇气、自信心和希望,助我们对抗这股邪恶的政府力气。”在中国官方对大陆宗教活动收紧控制之后,基督徒的影响愈加显著起来。去年,北京与梵蒂冈达成一份协议,供认政府任命主教的身份后,香港的天主教首领对协议停止了谴责。许多基督徒表示,他们以为,引渡法案会给中国严厉限制宗教自在的做法传到香港翻开便当之门。

“这是个不公正的法案,”现年52岁的凯伊黛·吴(Carita Ng)说。“它对我们这类公民很风险,会剥夺我们的行动自在。作为基督徒,我们特别需求这种自在。”在几十万人四天内两次走上街头之后,引渡法案的立法程序已于上周六被无限期放置。这项法案将允许立功嫌疑人被移交到香港以外的司法管辖区受审,包括中国大陆,而大陆的法院由执政的共产党控制。上周日,也就是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后的那一天,上街抗议的人数以至更多了,据组织者估量,有近200万人为请求彻底撤回引渡法案走上了街头。示威者把大局部怒火集中到香港最高指导人林郑月娥身上——她是一名忠诚的天主教徒。周二,林郑月娥为本人处置修例的方式道了歉,并承诺将更好地倾听公众的担忧。许多请求她辞职的抗议者对她的抱歉并不称心。对基督徒来说,林郑月娥的行为有宗教的层面。许多人以为她在上帝眼里犯了罪,应该下台。同时,他们说,他们为她祷告,希望她得到救赎的时机。“她误入歧途,”黄女士说,抗议期间她每天用10个小时唱歌、祷告、游行。“我希望她有改弦更张的聪慧。”周一,林郑月娥与宗教首领们见面并抱歉。据在场的管浩鸣法政牧师说,她对他们说她很侥幸,能在面对艰难时求助于本人的信仰。管浩鸣说,林郑月娥恳求宗教首领们为她和香港祷告。

组织者倡议一些抗议者唱圣歌,由于遣散宗教集会对警方而言难度更大。
组织者倡议一些抗议者唱圣歌,由于遣散宗教集会对警方而言难度更大。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首批站出来反对修例的人中,有已退休的香港天主教主教陈日君。除了担忧法律可能被大陆官员用来惩罚香港的教会之外,陈日君枢机表示,基督徒与其他抗议者之所以团结起来,是由于他们担忧这项法律会让香港居民容易遭到大陆法院为所欲为的影响。“我们的神职人员相当激进,通常不会有很多人出来,”他说。“但我以为这是一个我们应该与人民站在一同的时辰。否则,我们就是在反对人民,是没有中间道路可走的。”基督教在抗议活动中的显眼表现,为抗议者提供了合理性与维护,协助他们起来反对像林郑月娥这样的政府官员。林郑月娥起初不理睬他们的请求,并将他们比作被宠坏的孩子。一些汇集在当地立法机构外的抗议者被倡议唱赞誉诗,由于宗教集会对警察来说遣散的难度更大。周三,天主教香港教区汤汉枢机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Hong Kong Christian Council)主席苏成溢呼吁林郑月娥撤回引渡法案,并就警方对立议活动的反响展开独立调查。

“我很肯定,耶稣不会待在家里享用空调,”现年18岁的安德莉亚·黄说。“祂会进来协助众人以及游行。”
“我很肯定,耶稣不会待在家里享用空调,”现年18岁的安德莉亚·黄说。“祂会进来协助众人以及游行。”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据称一名警官对一群参与抗议活动的神职人员发表歧视性行动,说“让你们的耶稣下来见我们”。香港在英国统治时期曾是基督教传教中心,如今有大约85万基督徒和1500多座教堂。许多中上层阶级的人都是基督徒,或者在天主教学校承受的教育。香港浸会大学宗教与哲学教授陈慎庆说,教会的参与赋予了抗议者非暴力和道德的形象。“基督徒在社会上依然享有很好的名声,”他说,“只需他们启齿说话,人们都会站在他们一边。”支持民主的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表示,他的宗教信仰给了他希望,让他可以与看起来大得多的对手比赛,比方中共。“从外表上看,你似乎不是这种残忍力气的对手,”他说。固然民主派抗议者过去有时讪笑基督教活动人士是狂热分子,但在最近的抗议活动中,许多不同信仰的人团结在教会首领的身后。27岁的咨询师亚历克斯·欧阳(Alex Auyeung)不信教。但在参与了上周日的游行后,他去了一座小教堂。

欧阳是带着一些难题去的。有没有可能克制对警察的激烈恶感,把他们视作人?抗议者中的暴民意态能否在网络上普遍存在?什么是饶恕?“我们处在一个十分脆弱的时辰,”他说。 “我们需求给人们带去宁静和聪慧。”
他读了《哥林多前书》,双手交扣,跪地祷告。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